严惩伸向公民个人信息的黑手-凯发注册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手段以网络为依托,呈现多元化、科技化、隐蔽化发展趋势。”近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涉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审理情况新闻通报会,该院副院长辛尚民说,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既是我国宪法人权保障的要求,也是网络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下的现实需要。为了维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我国刑法特别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严惩伸向公民个人信息的黑手。

  刑法严惩“内鬼”

  某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徐某就是这样的“内鬼”之一。此前,欧阳某为了获得北京市某小区的业主信息,多次与该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徐某接触,商谈购买事项。此后,徐某伙同李某、吴某等人,非法登录其所在物业公司的电脑,窃取业主信息4000余条,并以4000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欧阳某。

  北京市三中院刑一庭庭长王海虹说,于2015年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对刑法修正案(七)增设的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作出修改完善:一是扩大犯罪主体的范围,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都构成犯罪;二是明确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从重处罚;三是加重法定刑,增加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修改后,“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整合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为此,《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根据不同的信息性质分别设置了“五十条以上”“五百条以上”“五千条以上”的入罪标准,以实现罪责刑相适应。其中,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500条以上;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一般公民个人信息5000条以上的,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此外,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所得达5000元以上的也属于情节严重,构成犯罪。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当前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件不少是内部人员作案。对此,司法解释规定,在履职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数量、数额标准减半计算入罪标准。

  “从司法实践看,泄露、滥用、超范围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不仅会给公民的正常生活带来困扰,更可能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为电信诈骗、敲诈勒索等次生犯罪提供‘精准制导’。”辛尚民说,通过梳理北京市三中院建院以来审理的涉及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发现近年来涉案的个人信息从以往主要为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住址等传统静态信息,增加了征信信息、定位信息、行踪轨迹信息、住宿信息、房屋产权信息等多方面、多维度的动态信息,储存信息的载体从传统的u盘、硬盘等,变为储存量更大的云盘。

  从被告人的职业分布上分析,北京市三中院发现,无业、公司职员、公司经理等均有涉及,行为均与营利活动相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者管理公民个人信息的岗位优势而将搜集到的公民个人信息积攒下来,该种行为方式亦有出现。近年来,公安机关对案件的侦查对象已由自然人扩大至商业公司等单位,出现了公司、公司总经理、公司职员共同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形。其中,企业(如酒店、快递公司、外卖平台等)成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单位职员利用职务之便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嫌疑人通过恶意软件等方式侵入企业获取个人信息现象多发。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成为日益严峻的课题。

  同时,个人上网时应注意网络安全,尽量不在公共电子设备上输入个人账号及密码,如必须输入要安全退出并清除相关记录,进行网上支付时,避免使用未知的公共网络,以确保支付安全。网上购物时,应仔细检查网址,不轻易接收和安装不明软件,不随便点击聊天中对方发来的链接,填写银行账户和密码时要十分谨慎。尽量避免在朋友圈通过视频、照片、文字等形式过度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处、单位地址、子女情况等信息。

  李丹提醒,个人信息一旦泄露,应该记下对方的电话或者邮箱、地址等有用信息,第一时间报警,只有筑起筑牢公民信息的防火墙,织严织密全面守护的法网,加大对违法犯罪的惩治力度,才能有效避免公众遭受侵扰,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记者 徐伟伦)

来源: 法治日报

相关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