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贤作者获得全省“爱阅赣版书”书评一等奖-凯发注册

由江西省图书馆学会主办的“爱阅赣版书”书评活动日前结束,全省“爱阅赣版书”书评优秀组织单位及获奖作品揭晓。进贤县图书馆选送的胡磊春的书评作品:笔底的乡愁—品读《古建情怀》获得优秀书评一等奖。

本次书评活动是第十届“读好书”活动之一,旨在在全省营造全民阅读良好氛围。自4月23月以来,共收集到符合要求的书评93篇。评审委员会从选题、原著简述、评论与感悟、语言表达四个维度进行评审后,评选出20篇优秀书评,其中一等奖2篇,二等奖4篇,三等奖6篇,优秀奖8篇。评选出南昌市图书馆等5家单位为优秀组织奖。

胡磊春是进贤县文联秘书长,长期从事文化创作与研究,文字功底深厚,文化见解独到。这次他评读的《古建情怀》由江西美术出版社出版,是《美丽乡愁——江西历史名村文化档案》系列丛书之一。该书以宏观的视野,大文化散文的笔调,用六个章节,梳理了江西境内的“祠堂、书屋、牌坊、坛庙、巷道、井堰等古建53处,具有独特的地域特色和文化内涵。

下面就全文分享胡磊春的书评,以飨广大网友。

笔底的乡愁

——品读《古建情怀》

文/胡磊春

江南仲夏,时序入梅。雨水渐渐多了起来,气温也是将热未热。至身郊野,已是草木葱茏,枝蔓挂藤,绿意满眼。塘荷在雨声催促中,拔节伸展,亭亭玉立,形若伞盖。在这样舒爽怡人的时节,放下杂事,静下心来,拿起一本兴味盎然的书来读,无疑是闲适惬意的。

案头常读的书是由江西美术出版社2018年出版的江西历史名村文化档案《古建情怀》。该书是《美丽乡愁——江西历史名村文化档案》系列丛书之一(另外三本是《山水家园》《古宅老屋》《乡风民俗》)。书购自网店,缘自对乡土文化的嗜好。江西自古就是一个人文厚重,资源丰富的“昌大南疆”之地,素有“文章节义之邦”称谓。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在赣鄱大地子民繁衍生息中,形成了一大批开基久远、依山傍水、风景秀美、宗祠众多,人文气息浓郁的传统村落。他们是人类文明进程的见证,又承载着深厚的人文内涵,可以说是我国古建文化的瑰宝,还是一个可游、可居、可观的天然古建博物馆。尤其是其上附着的人文信息,对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典籍、族谱缺失记载的史实有着非常重要的补充。江西美术出版社审时度势,适时推出该套丛书无疑对当前践行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建设美丽中国“江西样板”及至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都有积极深远的意义。在这样一个清凉的夏日畅读此书,作一次纸上行旅,身心无疑是轻松愉悦的。

是书以宏观的视野,大文化散文的笔调,用六个章节,梳理了江西境内的“祠堂、书屋、牌坊、坛庙、巷道、井堰等古建53处,它们极具代表性,保存完好,建筑风格鲜明,人文信息宏富,可以说是江西古建样板。江西婺源,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人文渊薮,风物清嘉,山水清远,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在书中多章节有其域景物绍介,人文厚重可见一斑。“汪口村的俞氏宗祠、养源书屋,理坑村的云溪学馆,延村的留香楼,虹关村的通津桥,西冲村的西冲巷道、吴王井”等,无一不反映了明清之际,勤劳精明的徽商,面对山多地少的宭境,开拓进取,投身商货交易,在货通四海、足涉三江聚集大量财富后,有家国情怀的士绅,捐资家乡建设,铺路架桥,建校修祠,筑台(戏)立坊,凿井围堰,惠溥乡里的同时,也给后人留下丰厚的文化遗产,“徽商”美名也因此名扬天下。抚州金溪县,除了王安石的《伤仲永》让我记住金溪这个古地名外,流传有序的民谚“临川才子金溪书”也让我心生向往。书中介绍了金溪浒湾镇的许氏祠堂、傅氏节孝坊、竹桥村的锡福庙三处古建。许氏祠堂建于明代,位于书铺街。前濒抚河,又有驿道相通,雕板印书业的繁荣,许氏祠堂成为南来北往的旅驿,声名遐迩。傅氏节孝坊,是一座造型奇特,宅门嵌入式牌坊,为旌表周钰之妻傅氏年少守寡而立,丰富了我国节孝坊的种类,也让孤陋的我眼界大开。竹桥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4a景区。乙未年春曾慕名拜访,惊叹于其独具匠心的规划,精美繁复的门罩雕饰,青砖平砌墙面的严谨规整,老屋保护的静洁完整,至今留给我深刻的记忆。位于此村村口的锡福庙,昔游似乎未曾关注到,读此书,恍知还有如此景观佳处,无法实地品鉴,书中读图,且作一次心灵之旅,以补缺憾。当然,该书中像此类人文历史丰厚的古建还有很多,不能一一例举,我只是轻轻舀了一瓢,权作自已喜欢之解。

平素喜好闲翻乱览,日日盘桓在自己的精神家园书房里,内心自是清静与充实,对名人书斋与古人的书楼之类文字最为关注。此书中以一章笔墨之重,用来介绍书屋。有婺源县理坑村云溪学馆、延村留香楼、汪口村养源书屋,都昌县鹤舍村浣香斋,乐安县流坑村文馆,吉水县燕坊村复初书舍。单是读到这一个个书屋的名字,哪个不是内涵丰富又诗意满盈,让人神情激荡,心驰神往。书中这样介绍云溪学馆:云溪学馆看上去朴实无华,其实非常富有活力,这是一种古典的、清雅的、静穆的美,它透出的艺术品位远胜那些“百工”“千工”的精雕细刻。我们可以遥想当年,这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论学情景。 这样的文字从容写意,这样的情思暇想,在当今红尘喧嚣,人世纷扰的社会,是否把我们带入了与世无争,无上清凉自由脱俗之境呢。

书中还有巷道的章节记载,这些位于市镇村落的明清古道、街巷、桥梁,记载着古代江西经济文化的历史,见证了村落乃至社会兴衰变迁。一条条青石小巷,一个个荒废的码头,一座座岁月斑驳的古桥,无不让人从心底生出无限的愁绪,既为它们今天的衰败扼腕叹息,又为它们昔日的荣光而激奋。金溪浒湾古街(书铺街)见证了明清之际雕板印书业的兴盛;吉安钓源古街抒写了商业的繁华;东乡浯溪状元路展示了官道礼仪之格局与雄阔;高安贾家巷道体现了规划之科学与建设之严谨,阅读中让我深深折服于古人的高超智慧及对事物的敬畏态度。此外,书中还谈到井堰10口,井涵水,水蕴风水,自古其文化源流博大精深。它们形制不一,作用各异,无不以清冽甘甜、生生不息的井水哺育古代先民的生产生活,并成为一道独特的村落风水文化景观。

这个夏日少了炎热溽暑的袭挠,拥着一本可心的书闲读,无疑是件赏心乐事。在感受此书架构之宏博,史料之翔实,文字之谨严,配图之专精,收获新知的同时,个人认为该书在编目上还是缺乏通盘梳理,统筹考量。作为一个有家乡情节的进贤人,故土没有一处文化气息浓郁、份量十足的古建入编,还是心存戚戚。进贤,是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千年古县。目前,有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中国传统村落。尤其是位于七里乡昼锦坊(理学名贤坊),建于明永乐八年(1410年),明代大学士解缙亲题“昼锦坊”,为纪念好友四川右参政陈谟功德而建的牌坊,这座江南保存时间最早、有确切记年、名人题额、风格典型、保存完整、拥有院落式牌坊群的古建,理应入编,然而事与愿违,留下遗憾。读罢掩卷沉思,这些尚存百年古建,在现今拆旧建新,房产大开发的浪潮席卷下,保存下来,殊为不易,我们不能盲目躺在历史的功劳簿里,如何盘活古建资源,古为今用,继续造福子孙后代,是我们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由此我又想到家乡进贤,古建保护尤显重要。近两年来,拆建之风甚烈,多少有价值的古建遗存,在挖掘机铁臂挥舞下,在人为的蓄意破坏中,都灰灰烟灭,难觅踪迹。一些残存的石构建,或隐没于荒野乱草中,或孤栖于村落短墙杂物间。我不知道,我浓的化不开的乡愁将何处去追寻。

相关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网站地图